督导方向的三个阶段---焦点解决教练督导师的必修课
2018-03-03

下面讲一下焦点解决教练督导的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是我从大量的督导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希望对督导师的培训中和实践中有所启迪。


从一个焦点解决教练的初学者到一个成熟的教练,中间在被督导的过程中,他的督导师会根据他的学习进度和进步的尺度,把对他的督导可以分成下面三个大的阶段,第一步就是知识点的赞美。第二步就是对焦点过程识别、焦点问句效果的重点督导。第三步的督导重点放在有更多的选择性、更好的方法以及相互关系的视角上,是这样三个阶段。

A


第一个阶段,可以说刚开始学习和练习焦点的时候, 那他一定是最多只有20%做得还可以,80%的对话内容或方法与焦点无关。如果你这时候总是指出他的问题,就是80%那个部分,那你有指不完的问题,批评不完的话题,要是有观察员也参与的话,一不小心就会变成一个批斗会。如果你只关注问题的话,关注他哪些做得不好的话,那就打击了他的积极性。


或许会促进他学习知识,但或对他继续练习的勇气产生影响。我们提倡的是练习重要知识,所以看那80%的错误是没有意义的。因此,第一阶段重点就是赋能,主要是抓住他哪几个点做得好 ,进行赞美就足够了,就可以了。让他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练习的冲动和勇气,看到应用中帮助了别人,他们就会多练习,把用得好的地方多练习,这是很重要的一方面。

B


第二阶段主要是在问句和教练过程上让他多反思,什么样是好的问句,我如何知道可以问下一个过程了等等,这样的反思才有意义。方法是在他原来80%做得不好的地方找一个点,比如说这个图中的B点,这一点可能是对方应该提高的地方。这一点就绝对做得不好吗?也不是。被督导的教练对其他人教练过程的观察中以及自己焦点教练的过程中,一定有他(B)做得好的时候 ,找到这个时候,反复赞美和讨论扩展成果,这样80%不好(的地方),通过我们赞美就变成40%好的了。


这是第二阶段主要的过程,也就是说是关注他做得不好的地方(应该提高的地方),改变他的方法也是用百分比的方法。找到他也有做的好的时候,或者也有观察到别人好的时候给予赞美和反思扩展。


在多鼓励、多赞美、多应用过程中得到发展了,这是第二个过程的方法,如果没有更多的练习,你就没有办法用百分比的思路找到他“时好时坏”的地方。在多练中才能熟练的运用问句,对问句深入的理解,在多练中才能熟练地知道哪个过程到底可不可以结束了,空间够不够大;需要停留多长时间……等等这些教练内容技术过程才得以展开。

C


第三个过程他可能60%80%运用得可能都挺好了,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了,剩下百分之二十三十的误差,可能是面对不同的人群、不同的领域、应用灵活度的问题了。第三阶段的督导应该重点放在关系视角上了。他如何处理语言的角色关系,微观的分析,更微妙地处理,时时的当下的微观地处理他跟客户之间的关系,更好地从微观的技巧上给客户提供支持,这是更注重关系,而这种关系体现了他的生活哲学认识、语言哲学认识。



还可以在内容上看这三个阶段,第一段是注意知识点、赋能,第二段注重过程、例外,第三个注重关系、微观,这是关系视角。第三个过程除了关系以外,还是会让被督导者思考更多选择,还有哪些更多的选择,还有哪些更好的方法可以给客户带来有用的资源,让我们的被督导者能有更深入地思考,产生更多的选择性。


往往在过去的督导中,在这个阶段中,提倡是从哲学上更深层面上探讨,我觉得这不应该是督导的作用,应该是他自己思考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这阶段的督导往往是更多的选择性,更多的反思,甚至激发他不同的思路。


从督导使用的方法的角色而言,第一步说赞美为主,第二步赞美加反思,到第三步赞美和让他反思的比例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在给一个新人督导的时候用第一个过程,有一定经验的人用第二个过程,很深层次的教练师的督导可能用第三个过程。角色由赞美者变为建议者,当然这种建议的方式可以是教练的方式,也可以是教学的方式。


还有另一种情况,被督导者的教练技术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在某个方面,某个具体的领域没有经验,而另一个督导师在这个领域里应用的更好,这时候的督导是可以有具体内容的,可以是教学式的展示。也就是说,越往下可能专家的角色可以相对来讲是多一些的,越往上教练的角色应该是占绝大部分的,我们要承认在某个领域中是有专家的,要整体把握好这个比例。



这三个阶段,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在第一个阶段的人,他问对方:还有呢?哇,他能用(这个问句)给对方思考的空间就比较不错了,所以说你发现他能用这个问句,能够给对方空间,你就应该赞美他:“太好了!你这个“还有呢”给他带来了什么?”用赞美来鼓励他多用“还有呢”。就是在“还有呢”这个知识点上让他多用、让他看到这个问句给对方带来的好处


在第二个阶段,可能你就会找他“还有呢”用得不好的地方,有可能你会发现,他那个“还有呢”说得太快了,对方还没有说完,或语言才停下两三秒(之后)就问他“还有呢”。虽然在第一个阶段我们不会说“你用得不好”,只是鼓励他继续用。但第二阶段要重点放在他需要提高的地方


“这个“还有呢”怎么用得好,”让他思考而不是批评他:你不对呀,怎么两秒钟(之后)就问“还有呢”,对方可能正在思考如何说呢,你应该等五秒四秒啊。


我们一般不会指出他错误在哪里,应用得不好在哪里。作为焦点解决督导师,我们相信他在整个过程应用“还有呢”一定应用过不止一次,一定应用过五至十次等情况。应该找到他应用“还有呢”恰如其分的那一次,还原当时的情景,详细具体是怎么说的,或许当时他这次真的等了五六秒,给足了别人空间,给别人带来的思考很受益。你把他用得好的给他放大,让他总结为什么会好,他自然而然会把这个技术应用的过程掌握的更好了


比如说,也是这个技术的提高,到第三阶段时,他已经应用得很好了,我们可能会跟他一起来探讨,我们什么样的肢体语言不用说“还有呢”这个词,也可以达到这个作用呢?让客户继续说,打开对方话匣子,拓展语言空间。让教练继续深入思考,更多选择性的方法就会出现,有哪些肢体语言和其他方法也可以达到这个效果呢?


第三阶段,让他有更多的选择性,同样的目的在方法上有更多的选择。当教练有更多的选择性的方法时,面对不同文化情景中的人的时候,教练才能真正游刃有余地、很自然地、无声无息地就打开了对方的空间。我们就是这样,从三个阶段这个角度落实“还有呢”这个打开语言空间技术。


高德明2017年12月



阅读 199
分享